中国传统神话的故事新编

近几年,《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白蛇:缘起》让广大影迷对曾经一度被诟病的国产动画有了新的期待,中国有优秀的动画,而且起点不低。时下,热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传统神话故事与现代叙事的结合正在引发热议。

如果回溯到最初的故事文本,元代的《三教搜神大全》及明代的《封神演义》都有记录,人们熟知的《封神演义》中有连续三回完整交代了哪吒的前世今生,“哪吒乃灵珠子下世,辅姜子牙而灭成汤”,因这一前置的使命和身份,他之后数次闯祸都有了开脱的理由。电影《哪吒闹海》实际上早已对传统神话开始故事新编了,龙王不降雨且吃童男女成了哪吒匡扶正义的前提。

《哪吒之魔童降世》是新时代中国传统神话的又一次故事新编,其故事内核便是:去除成见,定义自己。那些所谓高燃的“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我说了才算。”背后关乎的是成长过程中自我认知。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哪吒最初的自我认识来自于父母,影片中哪吒父母是极具现代色彩的,面对这样一个命定的魔童不抛弃不放弃,甚至以灵珠转世之说来重塑他的认知引他向善,李靖更是不惜以命换命,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这是无数现代父母的缩影,也是哪吒能够抵御外界舆论成见最深厚的力量来源。

影片中灵珠与魔丸正是预设的善与恶,也是哪吒与敖丙相互措置的身份。善与恶之间的转化或许才是影片最值得关注的,哪吒成魔弑父之时是敖丙不计暴露龙族身份的风险阻止,敖丙水淹陈塘关时又是哪吒力挽狂澜救护一方百姓。人们对于敖丙龙族妖怪的身份又何尝不是成见,正是哪吒说的“我命由我不由天,是魔是仙,我说了才算”的少年心性打动了敖丙也打动了观众。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但是我们可以做自己的选择。

新民晚报

影片花了相当笔墨构建哪吒与太乙真人的师徒关系,操着一口川普以喜剧形象登场的太乙真人几乎包容了劣徒的所有恶作剧,在传道授业中时刻提醒哪吒学会控制力量,模拟训练中将哪吒误伤百姓的画面反复强调,才有了哪吒实战水妖时因小女孩而收手。再者,便是哪吒与敖丙两个极度孤独个体之间棋逢对手的惺惺相惜。与此相反的便是陈塘关百姓因魔丸降世的说法对哪吒有着天然的成见,成人的语言刺激以及孩童的主动攻击都是引发哪吒作恶的。哪吒也正是在这些社会关系中逐渐地认识自己,定义自己。

当前对于《哪吒之魔童降世》议论最多的是哪吒的人物形象及故事情节的颠覆,大部分观众保留的是1979年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哪吒闹海》的经典印象:匡扶正义自刎而死的哪吒。面对龙王们水淹陈塘关胁迫,李靖说的是“天命难违”,虽然他刺向儿子的剑最终又放下,却促使哪吒走向了决绝,那一句“老妖龙,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许你们祸害别人。爹爹,你的骨肉我还给你,我不连累你”。这种剔骨还父的粉身碎骨是那个时代对于亲情伦理创伤的反思,其悲剧性色彩震撼人心。所以当我们看到这样一个双手插兜,表情颓丧,漆黑眼圈的魔童哪吒时,一时半会儿确实需要适应。

动画融合了绘画、文学、音乐、数字媒体等众多艺术形式,就其媒介形式而言或许是再现中国神话世界的最佳载体。从3D《大圣归来》到IMAX《哪吒之魔童降世》,是日益成熟的视听艺术,也是东西方美学的融合。

给中国传统神话故事赋予新的时代内核,让广大影迷有了新的期待。

发布时间:19-08-0517:35新民晚报官方帐号

早在20世纪20年代,万氏兄弟就已经开发出系列动画短片,40年代上映的长篇动画《铁扇公主》轰动亚洲。50年代起,木偶片、剪纸片、水墨动画等独具中国传统艺术特色的动画片获得了许多国际奖项,比如人们耳熟能详的《神笔马良》《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等。70年代至80年代,《哪吒闹海》《三个和尚》《天书奇谭》《葫芦兄弟》《舒克和贝塔》也都能够占得一席之地。90年代,随着日本和西方动漫产品的涌入,越来越多的中国观众选择西方动画,国产动画似乎陷入一个迷茫期。

免责声明:文章《中国传统神话的故事新编》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